Vic-Stefanie-Fe

人像摄影
学生党、出国党

v

我有一个朋友v,我们暂且不管v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为我觉得这一点我也无法做出正确全面的评价,但我可以说v每次找我聊天都会说一些他近期的困惑或是明白了的道理,这不,前几天他又来了。

v兴高采烈的冲进了我的屋子,告诉我他今天终于更加深刻地明白了一个浅显得不能更浅显的道理。

他先从这两件事说起。

v小时候有很多很多玩具,这其中他最喜欢的是一辆金色的四驱车,因为在换了好多四驱车的过程中,这是唯一他保留着的完好无损的一辆,所以他格外珍惜,但是有一天这辆四驱车还是坏掉了,他伤心了很久,在这以后就再也没有买过玩具。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失去自己心爱的东西的感受。

前不久,v回家了几天。有天他和弟弟去看电影,回来的时候正好是晚上十点半左右,小区里路灯昏黄,阴风大作,远处还传来阵阵凄惨的哭声,v颤抖着双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寸步难行(v天生怕鬼怪之说,我暗笑他胆小鬼)。但是在弟弟面前又要有个当兄长的样子,所以他壮了壮胆子,昂首挺胸,大步向前,定睛一看,原来是小区里有老人去世,在路边摆上了灵堂。他这才把魂儿拽回来,急匆匆地上了楼。

说到这儿,他眼前一亮,激动地说:“你没发现吗,小到儿时的玩具,大到我们的生命,人这一辈子没有一件东西是可以一直拥有的,到人生的最后一刻,我们会变得一无所有,连命都要交还给上帝!!!”

我:“所以呢?”

v;“所以当我们失去一件我们珍爱的东西的时候,有什么可放不下的呢?”

我若有所思,暗示他继续。

v:“你看我这两年在感情上一直磕磕绊绊,和初恋女友从最开始的时候幸福不断到后来的争吵连连以至于最后分手。那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在我看来离开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有半年的时间我都是浑浑噩噩,其中有三个月我几乎每天躺在床上,像死了一样…”

我:“那现在呢?”


v:“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其实我们之间的相处和以前比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我现在觉得很轻松,以前我总是担心万一我爱的她离开了我怎么办,整个人都很忧郁。但我现在不了,如果命中注定我们会一直在一起,那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如果注定我们就是没有那样的缘分,那这份感情不也像那四驱车一样是我注定不能一辈子拥有的吗,那为什么不潇洒地放手呢?”

我对他的变化有点诧异,要知道v可是被他的初恋迷得神魂颠倒,爱得死去活来。

于是我问道:“那你还那么爱她吗?”

v:“那是当然了,在我眼中她永远都是最美的,不过以前我喜欢那种沉重的感天动地的爱,但现在,我更偏向于那种轻松幽默洒脱的爱。”

他顿了顿,继续道:“以前我喜欢充满泪水的分别,我觉得那样才是真情的流露;现在,我会嘻嘻哈哈地说再见,这样才能让爱人怀着一份轻松愉快的心情放心地上路。”

我本想继续追问,但是被他伸过来的手挡住了,他坏笑道:“哪儿那么多问题,潇洒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哈哈哈…”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笑了笑。我不知道他是长大了成熟了或是怎么样,我只知道,相对于他曾经的郁郁寡欢,我更喜欢他今天的放荡不羁。

后来又一次遇到v,我还是问出了那个被他挡回去的问题:“哪一刻你觉得最爱自己的女友?”

v傻笑道:“当我挑她毛病,她翻着白眼骂我小短腿的时候…”

评论

© Vic-Stefanie-Fe | Powered by LOFTER